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老照片 / 正文

历经磨难的中共七大代表证

微信图片_20191114152323.jpg

段焕競七大代表证

微信图片_20191114152326.jpg

李珊七大代表证

  在江苏省镇江市茅山新四军纪念馆有两件国家一级革命文物———段焕競、李珊夫妇的中共七大代表证。它们是至今国内唯一发现的夫妇俩同时拥有并保存完好的中共七大代表证,其背后隐藏的故事更让人深受教育。

  召开1945年的中共七大是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期间召开的唯一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从1939年11月到1945年4月,中共各地的750多名代表历经千难万险,突破重重封锁陆续到达延安,段焕競、李珊夫妇就是来自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的36位代表之一。

  千难万险赴延安

  中共“七大”历时50天,它是中共历史上极具重要意义的一次盛会。在烽火连天的战争年代,代表们去延安困难重重,险象环生,有的行程长达一年多,有的甚至是冒着生命危险赶去的。

  1942年初,中共中央决定七大代表集中到中央党校学习。1943年新四军政治部组织部通知段焕競、李珊夫妇等去延安中央党校学习,并准备出席中共七大。当时段焕競是新四军一师二旅副旅长,妻子李珊在二旅卫生部当教导员。

  1943年3月,段焕競夫妻带着女儿苏淮到东台县靠黄海边不远的大桥镇准备启程。从师部出发后,走了一整夜相当疲劳。天亮前,刚在涟水县西北约25里的大黄庄里住下来,就被“扫荡”的日军包围了。段焕競带领护送部队在村庄西北冲开口子,用密集火力掩护所有的人向西北方向突围,等到打退日军跟上大家的时候,才发现爱人李珊和孩子都不见了。正当他急得六神无主之际,没有想到第二天,地方干部把她们送了回来。原来李珊抱着孩子跑不快,见三旅政治部主任卢胜受伤满身鲜血淋淋,便和卢胜一起在老百姓家里躲藏起来。敌人“扫荡”过去后,地方干部找到了她们。

  1943年7月,段焕競一家在新四军军部见到了代军长陈毅,陈毅劝他说:“你还是不要去了吧,路上太危险了!”但段焕競坚决要去。火车开到南徐州(今安徽宿州)车站时,车上的日本宪兵和伪警察开始严厉搜查乘客的“良民证”和行李物品。查到段焕競的箱子,发现里面有两个苹果,日本兵立刻叫起来:“南方的食品”“传染病不准带!”段焕競忙说是干净的,日本兵却拿苹果在他头上狠狠打了两下!正想发作,忽然想到陈毅说的“装得不像”,又想到“良民证”也是假的,就硬忍住了。结果两个苹果被鬼子丢到车窗外。

  在过汾河时,李珊背着孩子一下子陷在淤泥里,陷得齐腰深!这种泥沼陷进去不能乱动,否则越陷越深,深陷到喉咙后,人将窒息而死;必须旁边的人平躺在淤泥上一点点帮助拔出来。幸运的是,李珊母女被好心人拖了出来。

  从江苏东台大桥镇启程,段焕競一行凭着智慧和勇敢,经过了20多道封锁线,穿越了800多里敌占区,途经10余处革命根据地,行程5000多里,历时半年多,才从苏中抗日根据地到达革命圣地延安,参加了中共历史上极具重要意义的“七大”。他们走过万水千山,突破重重封锁,历经无数劫难,犹如一段“小长征”!

历史一刻永难忘

  1945年4月23日,中共“七大”在延安杨家岭中央大礼堂隆重开幕了。段焕競是正式代表,李珊是列席代表。段焕競在回忆录中写道:“750多人济济一堂,中国共产党此前的代表大会从来没有这样大的规模,这样隆重热烈!‘七大’确立了毛泽东思想在全党的指导地位,对我们的教育意义很大。在我的心中,毛泽东思想有两条印象最深,一条是‘实事求是’,根据本国本地的实际情况运用马列主义确定方针政策;另一条是‘放手发动群众’,后来传达‘七大’精神时,也很强调‘放手发动群众,壮大我党力量,在我党领导下,建立新民主主义的中国’。这两条,对于我回华中苏北以后独立坚持原地斗争,的确是非常重要的,很有指导意义。”

  段焕競的女儿段苏友回忆:“1945年9月中旬,父亲接到陈毅的正式通知,让他回华中。父母带着姐姐和在延安时生下的小妹妹,一家4口走到冀鲁豫时,4岁的姐姐突然生病发高烧,因没有条件医治,眼看着她死在了母亲的怀里。”这样,段焕競一家回到华中苏北的时候,只剩下从机米厂接回来的3岁次女苏友和1岁半的小女苏华了。段焕競被分配到华中军区六纵队任副司令员,继续投入到为争取人民解放和国家独立的解放战争事业中去。

  精心保存代表证

  战争年代,李珊同志专门做了一个皮挎包收藏夫妇俩的中共七大代表证,随身背着,无论是在日晒雨淋的千里行军途中,还是在大江南北的解放战场上,整整20多年里,这两张代表证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身边,直到她逝世。后来,段焕競将军又把这两张中共七大代表证与家里的照片一起放在铁盒子里保存起来,直到去世。其子女在整理遗物时,才在存放照片的铁盒子里发现了这两张代表证。2007年,段将军子女将它们捐赠给了茅山新四军纪念馆。2011年,江苏省文物局文物鉴定专家组鉴定其为国家一级革命文物。

  七十多年过去了,七大代表段焕競、李珊夫妇早已去世,他们俩精心保存下来的“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证,见证了中共“七大”这一重要史实。


0
自定义html

下一篇:百岁红军的嘱托|李培英:延安作风永远不能丢

上一篇: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