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红培见闻 / 正文

红军师长孤军血战湘江,自断其肠宁死不当俘虏,壮举永留青史

1.jpg血战湘江油画

  血战湘江无疑是红军历史上最为惨烈的一幕,而红34师师长陈树湘自断其肠宁死不当俘虏的壮举,又为这惨烈的一幕写下了极为沉痛的一笔。

  临危受命

  34师正式成立于1933年春,是在谭震林、罗瑞卿、萧劲光等同志具体帮助下,由闽西人民子弟兵改编而成的,其师团干部大多数是原红4军调来的骨干和红军学校毕业的干部,是一支作战经验丰富、有很强的战斗力的队伍。

  1934年11月29日,正在长征转移途中的红5军团第34师师长陈树湘接到命令,让他火速赶到军团指挥部,受领新的战斗任务。陈树湘和政委程翠林明白,自中央红军撤出江西革命根据地,进行战略大转移以来,国民党军队不断进行围追堵截,形势变得越来越严峻,所以,他们立即策马加鞭赶往军团指挥所,一分钟也不敢耽误。

  当他们气喘吁吁跑到指挥所时,几位军团首长正等待着他们。军团长董振堂说话一向简明扼要:“现在蒋介石调集了40万大军步步向我军紧逼,情况很严重,朱总司令来电命令我们全力阻击追击的敌人。其他部队组成4个纵队,正在全力抢渡湘江,你们34师要辛苦一下了、具体任务由参谋长刘伯承同志向你们布置。”

2.jpg

刘伯承

  刘伯承扶了扶眼镜,走到地图前,手指着地图严峻地说:“目前敌人的企图是前堵后追,南北夹击,围歼我军于湘江两岸。我们正处在腹背受敌、南北夹攻的状态,形势对我们非常的不利。”刘伯承的目光又威严地扫视了一眼面前听他讲话的陈树湘和程翠林,接着说,“你们34师目前的任务是,坚决阻击尾追之敌,掩护兄弟部队渡过湘江,就是说,你们将成为掩护部队顺利过江的后卫军,万一被敌人截断,你们就回湘南发展游击战争。”

  陈树湘和程翠林听了刘伯承的命令,相互对望了一下,一句话也没说。他们感觉到了压在肩头的担子的份量。即使这样,陈树湘也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坚定而大声地对军团首长说:“请军团首长放心,并转告朱总司令、周总政委,我们坚决完成军委交给的任务,为全军争光!”

  孤军血战

  回到阵地指挥所,陈树湘和政委交换意见后就马上召开了会议,对部队的战斗位置和意图进行了布置……

  12月2日这一天,在34师阵地,弹片叫嚣,血肉横飞,一阵阵的呐喊声被淹没在炮火声中……数倍于我的敌人在炮火的掩护下,向我军阵地发起一次又一次的猛攻。鲜血和泥沙凝固在一起,使整个山头变成了紫褐色,遍体鳞伤的战士横躺竖卧在山头上。这场阻击战已经持续了几十个小时……

  陈树湘站在一块山石上,举着望远镜,观察着眼前的阵地。望远镜里的是一片惨烈的战斗景象,阵地淹没在隆隆的滚雷中,活像一个活的躯体,在酷刑中弯曲、颤抖、痉挛、拱起。上空弥漫着淡黄色的烟尘,硝烟带着有毒的气体使他感到鼻腔痛痒。这一切犹如一场险象环生的梦境。

  此时,整个红军主力已全部渡过了湘江,只有被敌人切断了后路的34师,孤军奋战在湘江东岸的几个小山包上。这几个小山包,此刻成了淹没在血泊中的孤岛。

3.jpg

血战湘江油画

  跟前的一切清醒地告诉他,34师想过江是根本不可能的,唯一的出路就是突围了。可眼前的敌人不但数倍于我,且装备又是那么精良,想冲出去谈何容易?敌人暂停了进攻,这就意味着,过不了多久会有一次更猛烈的进攻。陈树湘放下望远镜,让警卫员把所有能走的同志召集起来,他要对大家宣布最后的决定。

  那些浑身都是泥土和血水的同志看见了自己的师长,领头的一个低叫了声“师长……”泪水便流了下来。

  陈树湘咬了咬牙,说道:“同志们,现在我军主力都已顺利过江,我们已经完成了上级交给的阻击任务!但是,眼前,我们只有突围这一条路可以走了!现在敌人数倍于我,形势严峻,但不管突得出去突不出去,我们都要战斗,宁死不做俘虏!”

  敌人似乎也察觉到阵地上的红军已弹尽粮绝,但他们仍然不敢冒进。因为他们知道,那是一群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是一群“疯”了的人,人在“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情形之下,是会产生超常的力量和勇气的!

  但敌人终于还是冲上来了,离得越来越近了。

  陈树湘把已经打空的盒子枪甩在一边,摸起了身边的大刀。他把刀高高举了起来,大喊了一声“冲啊——”首先跃出了战壕,后面几十个伤残的战士跟着他冲了上去。经历过这种战争的人是无所畏惧的。

  面对这群“疯”了一样的人,敌人也无心恋战。转身又后撤去了。

4.jpg

血战湘江油画

  这时,有人高喊:“快来人啊,师长受伤了。”他们看到了满身血迹的师长。

  陈树湘的腹部血糊一片,那是被炮弹片撕开的杯口大的血洞,血水正“汩汩”地往外流着,可他蜡黄的脸上却没有一丝血色。只见他慢慢地把白朗宁手枪举了起来,抵近太阳穴,可他已无力握牢枪柄,手颤得厉害。他咬着牙对身边的人说:“同志,求求你了,开枪吧!”

  大家都哭了,颤抖地说:“师长,我们一定保护你冲出去——”

  这时,传来一声沉闷的爆炸声,接着,整个阵地便沉寂了。

  气贯长虹

  朦胧中不知过了多久,陈树湘苏醒过来,听见几个人在说话:“快走,快走,趁现在还活着,捉到一个师长,能赏10两黄金哩!”

  “营长,怕是他活不长了,肠子都露出来了。”

  “活着啰呐,你看,他的眼皮还动哩。”

  “少啰嗦,快走,趁他还有一口气。”

  担架沿着凸凹不平的道路,颠簸着行进。

  陈树湘突然打了个哆嗦。他万万没有料到自己会成了敌人的俘虏。还没多想,一阵疼痛,他又失去了知觉。

  再次清醒时,已到了道县石马桥一带,担架已经被放下了,敌人在路边歇脚抽烟。

  一个声音在陈树湘的脑海里翻滚:决不能当俘虏,不,决不,决不!

  乘敌不备,他伸出双手,摸到了肠子,温热的肠子就握在他的手里,此时他已不感到疼痛了。他咬了咬牙,双手用尽力气,大叫了一声……

5.jpg

血战湘江油画

  他最后听到的是一句咒骂:“妈的,这个家伙把自己的肠子揪断了。”一切的感觉便都远离陈树湘而去了。

  几个国民党官兵惊惧地望着躺在那里已经一动不动的陈树湘,还有拖在地上的鲜血淋漓的肚肠……


0
自定义html

下一篇:重温延安时期的精兵简政:“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政策”

上一篇:邓小平:善用媒体向世界讲中国故事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