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红培见闻 / 正文

邓小平一生最紧张的时刻,“都听到自己的心脏在怦怦地跳!”

微信图片_20200214093207.jpg

1946年8月,刘伯承、邓小平率部开赴冀鲁豫战场

就在刘、邓大军进行豫北攻势作战之际,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决定人民解放军大举出击,经略中原,并指示晋冀鲁豫野战军突破国民党军的中央防线,直出大别山。

对于这样一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刘伯承、邓小平感到肩上的担子十分沉重,他们率领部队进行着极其紧张的准备工作。

邓小平从这个部队走到那个部队,告诉广大指战员:我军转入战略进攻的时机已经基本成熟了,我们要立即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我们要把战争推到蒋管区去,不能让敌人把我们家的坛坛罐罐打烂。

我们好像一条扁担,挑着陕北和山东两大战场,我们实行中央突破,就能把陕北和山东的敌人拖出来,减轻兄弟解放区的压力;我们挑的担子愈重,对全局就愈有利。

突破敌人的中央防线,首先要突破敌人的黄河防线,打击驻鲁西南之敌。

1947年6月20日,刘伯承、邓小平发出了《晋冀鲁豫野战军鲁西南战役作战命令》。6月30日,强渡黄河作战开始了。

是夜,东阿至濮县300里长的黄河河面上,波光粼粼的河水正急速地向东流去。

河北岸,微风习习,芦苇摇曳。芦苇深处,成百只木船载着整装待发的刘、邓大军的将士,静静地等待着。午夜12时,一声令下,一只只木船像离弦的箭,驶出芦苇丛,射向南岸。古人云:“黄河自古不夜渡。”

然而,刘、邓大军抢渡黄河,一举成功,最快的船只仅用了5分钟就到达南岸。在刘伯承、邓小平率领指挥部人员渡河的那天夜间,突然,两架敌机由东向西飞来,抛下了一颗颗照明弹。 

河南岸的敌人也像壮了胆似的,向河心进行疯狂的扫射。这时,警卫员看着站立在船上的刘伯承、邓小平,大声喊道:“首长,隐蔽!”经验丰富的刘伯承若无其事地望着天空说道:“小鬼,不怕,这是侦察飞机。”

邓小平则望着敌机,风趣地说:“老蒋怕我们渡河寂寞,特地给我们点天灯来了。”

刘、邓大军抢渡黄河天险,使蒋介石暴跳如雷。他严令军队逼刘、邓部背水作战,置之于死地。

刘伯承、邓小平将计就计,采用“攻其一点,诱敌来援,啃其一边,各个击破”的战术,进行了鲁西南战役。经过郓城之战,定陶之战,巨野独山集、六营集之战,金乡羊山集之战,28天歼灭国民党军5.6万多人,取得了巨大胜利。

鲁西南战役震动了全国,也震动了世界。

刘、邓大军抢渡黄河,取得了鲁西南战役的胜利,为下一步南进打开了通道。鲁西南战役揭开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进攻的序幕。

鲁西南战役期间,蒋介石曾两次亲临指挥,但都无济于事。于是,蒋介石命令采取“摩里达克斯之剑”计划,派特工人员潜入鲁西南前线,暗杀刘伯承、邓小平。

一天,特务摸进了刘、邓大军的神经中枢——丁官屯。村内一所三合院里,刘伯承、邓小平正在研究战事。

一幅1:50000的作战地图贴满了墙壁,4盏马灯悬吊在梁上,3张门床拼成的桌子上还点着6根蜡烛。整个院落充满了紧张气氛。

这时,特务们正在一座土坯屋顶上放置一块红色丁字布板——对空联络信号,以指引敌机前来轰炸。

敌机的轰鸣由远而近,引起了警卫人员的高度警惕。他们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进屋内,掩护刘、邓撤出屋子。

恰在这时,一颗炸弹在北墙外炸响,巨大的气浪将刘伯承、邓小平身上盖满了一层厚厚的泥土。

好不惊险!事后,刘伯承笑着问邓小平:“我们这是第几次了?”因为自内战爆发以来,国民党报纸一再造谣,一说刘、邓受伤,二说刘、邓潜逃,三说刘、邓死亡……所以刘伯承问邓小平这是死亡第几次了。

“我们不死,让敌人去死!”“我们还有好多事要做。”邓小平讲话,总是言简意赅,寓意深刻。

“摩里达克斯之剑”计划失败了。心急如焚的蒋介石为了挽回败局,决定像1938年6月炸开花园口黄河大堤那样,放水淹没刘邓大军。天公不作美,自刘、邓大军飞越黄河后,阴沉的天空就像被戳破了一样,不停地倾泻着雨水。

在刘、邓的指挥部里,原是潮湿的土地现已灌满了水。黄河里,河水暴涨,小山一样的浪头,在远远高出附近屋脊的河床里打着滚,发出震天动地的吼声。

黄河的大水将刘、邓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几天来,敌机对黄河大堤的轮番轰炸,给刘伯承、邓小平带来了愈加沉重的压力。

刘伯承在作战室里反复地踱着步子,不自觉地说出了一句话:“忧心如焚啊!”多年后,邓小平对家人说:“我这一生,这一个时刻最紧张!听到黄河的水要来,我自己都听到自己的心脏在怦怦地跳!”

就在这时,刘伯承、邓小平收到了从陕北发来的毛泽东亲自起草的一份标有三个A(最急)的极秘密的电报。电报说“陕北情况甚为困难”,意要刘、邓迅速挺进大别山,以吸引敌人,支援陕北。

黄河、雨水、飞机、炸弹,从陕北来的加急电报,紧紧地揪住了刘、邓的心。按照中央军委的指示,晋冀鲁豫野战军可以休整到8月15日再挥戈南下,挺进中原。他们复电毛泽东说,马上行动。

邓小平在行动之前,亲自指示冀鲁豫行署副主任韩哲一、军区参谋长傅家选说:“晋冀鲁豫野战军南进,陈、粟野战军要转移到鲁西南地区作战,这个地区有可能出现大拉锯局面。因此,要用脚板拖住敌人。你们随陈、粟野战军前方指挥部行动,同鲁西南党政军民一起,为陈、粟野战军服务。”

1947年8月7日,刘、邓大军甩开身后的黄河,开始了千里跃进大别山的战略壮举。

来源:本文摘自《炎黄春秋》2004年11期,作者丁龙嘉

0
自定义html

下一篇:对毛泽东影响最大的三个人

上一篇:新中国成立初期将帅让衔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